我回家,门上插着一张纸。我以为那是平时发放到门上的小广告,然而打开一看,上面有一张照片,我的妻子带着女儿和一个陌生男人,像一家三口似的面对镜头微笑留影,下面密密麻麻的一段文字,一眼扫过去,“破鞋、乱搞、私生子”之类的词涌进我的眼帘。

上下左右地看了看,我发现我们这栋楼里,几乎每扇门上都插着一张这样的a4纸。

我回家,再仔细看,发现女儿和这个男人长得有四五分相似。

妻子回来,不等我发作,她就坦白了一切。那男人是她的上司,早在和我结婚前他们就好上了,这段私情一直持续至今,至于女儿,她也坦白,不是我的。

我的背脊蹿上一阵寒意。一个朝夕相处共同生活了七八年、一个绝对信任的深爱的女人,却有这样深的心机,这样可怕的行为,我不知道是否该嘲笑自己的愚蠢。

没有更多的解释和央求,妻子已经提出了离婚。

我离婚了,妻子带着女儿去投奔女儿真正的父亲,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解体。当然,小区里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,其中大部分是我的同事,于是,我成了被同情的对象。

那种郁闷愤恨,百思不得其解的苦闷,到处被人指指点点的芒刺在背的感觉,就像锋利的手术刀,刀刀都刺在我的心上。

发生如此的大事,站在手术台上的我,双手仍然没有一丝颤抖,那天从手术台上下来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我决定,从此以后,我将只做个好医生。

我决定放下所有的感情。就像那首歌里唱的,“给我一杯忘情水”,所有的真心真意,都去他的吧!

离婚后,我变得玩世不恭,颓废消沉。不上班的时间我就上网,去那些成人聊天室,很短的时间就能找到一个猎物。把那些女人搞到手后,没多少天我就会把她们拖到黑名单里,永不再见。

上一篇12345下一页